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百灵鸟代发货 >> 正文

小说徐漫陆亦深《我想和你共度余生》全章节免费阅读

日期:2019-10-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  《我想和你共度余生》已上线【岁月小说】 连载中,书号:471

 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丨信公丨众号(岁月小说)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

  徐漫用七年去爱一个人,用四年去试图温暖那个男人的心。她以为,只要心不死,情不灭。可当他为了给另外一个女人家,亲手将她推入深渊时,她才幡然醒悟。爱情不是一厢情愿,山重水复,情难独钟。

  第5章幼稚给你看

  徐漫在医院陪父母吃会晚饭后,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李敏看着出神的女儿,叫了她一声:“漫漫啊,家里就亦深一个人,你早点回去吧,这里有我照顾你爸就行了,医生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  “我再呆会儿。”他怎么会一个人呢?现在应该和沈心暖在一起呢吧,她自嘲的笑,可心里的痛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  “吵架了?”徐庭毅看着女儿,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,但是他还是知道一点,他们感情并不是很好,当初娶自己的女儿时,陆亦深不乐意,他看的清楚。

  她怕父母看出什么,不想让他们操心自己的事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着说:“你就不能盼着你女儿好,既然你们不欢迎我,那我就走了,明天我来接你出院。”

  说完朝父母摆摆手,才离开。

  车子开到门口看见陆亦深的车子在家,不禁愣了一下,他竟然回来了。

  停好车子走进去,客厅里没有开灯,她打开灯,换了鞋子走进来,在客厅里扫了一眼,才看见陆亦深坐在沙发上,挑着眉:“怎么不开灯。”

  而他却没有心思回答她,而是质问道:“福熙路的房子你卖了?”

  她的身体僵了一些,然后一副很淡然的样子:“是啊。”

  说着朝楼上走过去,陆亦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跟上来拉住她的手臂:“为什么?”

  徐漫回头看着他生气的脸,不由觉得好笑:“你会在乎吗?既然不会又何必来问我?不觉得是多此一举?”

  陆亦深捏着她的手腕,她这样的态度,让他有些不安,双眸死死的盯着她:“我是你丈夫,我有知情权!”

  “呵呵。”徐漫冷笑,她的丈夫,以前觉得被他称为妻子,自己能称他丈夫,是一种幸福,可是现在她只觉得讽刺。

  如果真当她是妻子,为什么不帮她,现在来质问自己?

  “亦深,别做这么幼稚的事。”说完徐漫甩开他的手,推门走进房间内。

  他幼稚?

  陆亦深立刻跟了进来,一把将她推在门上,双臂撑在她的两侧,直视着她的眼睛似乎带着火气:“我幼稚?!今天我就幼稚给你看。”

  话音未落他的吻就落了下来,他的吻总是没有一丝温柔可言,犹如洪水,势不可挡。

  唇被他蹂躏的生疼,徐漫双手抵在他的胸口推开他。

  她越拒绝陆亦深越愤怒,越不放开她。

  此刻的陆亦深犹如猛兽,而徐漫就是他待宰的羔羊。

  他的动作蛮横,没有一丝温柔可言。

  “陆亦深我不要和你做!”

  陆亦深冷笑,“那你想和谁做?这么急着卖房子,是要和我撇清关系?”

  “陆亦深你没有良心……啊……”

  他粗暴的冲进来,咬着她的耳垂,舌尖往她的耳蜗钻,腰身用力一沉,声音低哑的诱惑人心,“这样是不是有良心了?独守空房这么久寂寞了,想男人了?”

  徐漫咬着唇,不让自己吭声。

  知道他在羞辱自己,反抗不了,她只能用这种方式去抵触他。

  她越沉默,陆亦深越是想要撕破她,动作越发的暴戾,那火热几乎要捅进她的心肺。

  徐漫也硬,嘴唇都咬出血了就是不吭一声。

  陆亦深扣住她的腰,将她抵在阳台的栏杆上,她的上半身几乎悬空,只要陆亦深用力一撞,她就有可能摔下去。

  “陆亦深你王八蛋……啊!……”

  第6章难舍难分

  陆亦深猛的用力,徐漫差点摔下去,本能的楼住他。

  徐漫贴着他的胸口,彼此的喘息纠缠在一起,难舍难分,陆亦深这才有一丝满足感,他享受徐漫主动楼他。

  也越发的不舍的放开她,就这样悬崖峭壁般和她水乳交融。

  直到徐漫不断的求饶,他才恋恋不舍的释放自己,松开她。

  一场酣战,两人费了不少精力,陆亦深也得到满足,抱着她躺在床上。

  徐漫窝在他的怀里,看着他的脸,和陆亦深是同一所大学,但是他大三时,徐漫大一,第一次见他是在校内图书馆,徐漫差点碰倒书架,是他一手圈住她的腰,一手抵住快要砸下来的书架,才护住徐漫没有被砸到,那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生如此近距离的接触。

  也是她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心动的感觉。

  就是那个时候,她喜欢上陆亦深。

  所以七年前那次,她才能那么勇敢,甚至可以不要命。

  可是他却喜欢上沈心暖。

  “亦深,你知道吗?我很累。”她淡淡的说着,她的爱太卑微,她累了。

  这几天她一直问自己是不是错了,一开始就不该幻想他会爱上自己。

  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主动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。

  侧头望向窗外,这是最后一次,是给他们一个机会,也是给自己这么多年执着的一个机会。

  她翻身过来,窝进他的怀里,听着他胸口强而有力的心跳,语气缓慢的开口:“这么多年,武汉哪里癫痫病最好?对我有没有一点喜欢?”

  他的身体僵了一下心有波动,想到七年前沈心暖为自己做的事,慢慢平静下来,拍拍她:“睡觉吧。”

  终究是不爱。

  徐漫缓缓闭上眼睛,将所有情绪都掩盖,拿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腹部上,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。

  或许一开始就是她的错,不该执着对他的爱,也许那样就不会这么疼了。

  这一夜徐漫睡的出奇的安稳,早上醒来时已经九点钟了,陆亦深已经走了。

  她爬起来拿过衣服套在身上,就在她要下床时,丢在一旁的手机响了。

  她抓起来,一看是母亲的电话,她立刻接起来,是问她去不去医院。

  她这才记起今天父亲出院,她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,开车去医院。

  她到的时候出院手续都已近办好,她妈提前回去,要做大餐给他们接风。

  徐漫开着车子。

  徐庭毅坐在旁,忽然接到秘书打进来的电话。

  “我们在建的那个工程,上面要求停止我们继续,说我们违建……”

  “我们可是通过审批的。”

  “爸什么审批?”

  “就是公司快要竣工的那个工哈尔滨治疗羊癫痫医院哪家好?程……”

  徐随州那里治疗癫痫病最好庭毅的话还没有说完,徐漫的方向盘一转……

  忽然一辆车,朝着他们的车子猛的冲来。

  嘭!

  一声巨响,车辆相撞,因为撞击的角度,徐漫的车子腾空翻了过来,滚了几下,最后车轮朝天的悬在山坡的边缘。

  相撞的另一辆车子,冲出十米开外,车轮摩擦着地面,车子停住。

  车子除了有撞痕,并无大碍。

  沈心暖看了一眼翻倒的车子,快速的启动车子,开离事发地。

  这时,残缺的车子翻着悬在山坡的边缘,摇摇欲坠,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。

  车里的人仿佛都伤的不清,徐庭毅动了一下,就疼的皱眉,艰难的转过去看昏迷的女儿。

  “漫漫…小漫……”徐庭毅的声音很虚弱,忍着疼拍了拍徐漫的脸,但车子明显晃了晃。

  徐漫处于半昏迷中,头上的伤,让她视线模糊,“爸……”

  “漫漫先把安全带解开爬出去。”

  徐漫的手完全使不上劲,按了按,安全带的按钮又被卡主。

  徐庭毅抓住旁边的玻璃渣子,去帮徐漫割开武汉中际医院安全带。

  “爸你不要帮我解了,你快先出去!”

  “别担心,我们可以一起离开。”徐庭毅只专注的割安全带,没有在乎被压断的那条腿,不断在流血。

  终于,安全带被解开。

  同时车子晃动了一下,往下滑动,两人都吓住。

  “漫漫现在车子在往下滑,我数三声,我们一起爬出车子,这样才能安全。”

  徐曼知道两人必须均衡,然后一起出去,才能逃出去,于是她点点头。

 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就在第三声,她要往外爬的时候,徐庭毅伸出双手托了她一把……

  她刚出来,车子轰隆一声朝着山坡往下冲去。

  车子滚下山坡,停了下来,车子已经残缺不全,车里的徐庭毅满脸血,呼吸微弱……

  徐漫爬过来,吃力的去拉凹凸的车门,“爸,爸你千万别有事。”

  “保护好我……我外孙……”

  《我想和你共度余生》已上线【岁月小说】 连载中,书号:471

 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丨信公丨众号(岁月小说)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

友情链接:

作小服低网 | 电信机房跳线 | 孤岛余生存档 | 吵架的作文 | 梵蒂冈天气 | 慈溪到南京 | 百灵鸟代发货